首页 > > 穿成万物之神的黑月光 > 第一百四十二章 END

第一百四十二章 END(1/2)

目录
好书推荐: 我给老攻送爱心[快穿] [综]愿力系统 我给公主一口奶(五毒) 红楼之土豪贾赦 妖怪饭馆 王牌八卦小分队 宝茹传 请叫我总监 低调做超级英雄 天道求你走上人生巅峰

叶瑟薇没有躲开。

龙喉花的香气对于祂来说蕴含蚀骨之痛,祂却心甘情愿沉溺其中。所以祂俯下身的时候,他身边命运之花的味道便与真正的命运融为了一体。

命运重临后,那些对神祇来说宛如毒药的香气终于剥离了其中可怖的部分。以墨菲斯的能力,祂早就可以摆脱这种理应对祂来说宛如梦魇的气味,但祂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任凭这样的味道驻扎在祂的骨肉之中。

只因为那是她的味道。

当日祂所说的话,真真假假,却并未有半分欺骗。她赋予了祂神格,她从异世界的重临带给了祂破开封印的一线生机,龙喉花是她的命运之花,纵使她的原身命运已经被那四位神祇分食,但属于她的花朵自然还是认出了她的气息。也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祂身上因为龙喉花而产生的蚀骨之痛才会缓解。

他们的相逢是命运的注定,但他们的互相吸引,却绝非命运这个词所可以解释的。

祂爱了她千年,未因时间而褪色,从一而终,祂始终凝视着她,注视着她,在所有人都忘记了她的时候,也从来都只有祂一个人,从未有一刻将她忘记。

正如祂自己所说。

当祂意识到,她就是祂的命运的时候,祂只好……任她摆布。

在自己仅仅是命运的时候,叶瑟薇见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类,然而历经千帆,从头到尾,她真正看到了眼中的,却也只有一个墨菲斯。

她最懂得人性,却也最不懂人性,直到墨菲斯的出现。

倘若她知晓何为人类的感情,她理应在第一时间就明白,她所听到的心跳声,还有另一种说法。

——就像是她此时此刻心底的悸动,这样的心跳,分明与她在神魔之山的深渊边,第一眼见到那个浑身污泥、眼神却亮得可怕的少年之时,如出一辙。

就像是她坠下神魔之井后与他初见,心底吐槽不断,却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被面前的黑衣男人牢牢吸引,甚至在普一见到的时候,就对明明人人恐惧的墨菲斯道出了自己心底肆意渎神的话语,对他莫名信任,对他莫名期待。

黑衣神明周身的气场冷凝,但祂的唇却很软。祂的动作生涩,却足够温柔。祂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甚至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只虚虚圈着她的腰,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动作,却丝毫没有碰到她。

就像祂无数次在心底勾勒模拟,却始终并不敢真的向前半步一般。

唇畔稍微分开的时候,墨菲斯睁开了眼,祂看着她的眼神宛如当初初见之时就被惊艳的少年,有求而不得了千万年后的如愿以偿,却也带着不易觉察的忐忑。

她为祂心动,而祂亦为她,神魂颠倒。

所以她抬手,圈住了祂的脖子,将他重新带向自己。

“我也爱你。”

作为一只有眼色且不想下岗的太古巨龙,伽莱悄无声息地移动过来,用巨大的身躯将墨菲斯和叶瑟薇与所有人隔离开来,并且顺利在事后得到了叶瑟薇赞许的眼神。

她双颊飞红地跃上伽莱的背,安抚地摸了摸它身上的尖刺。而墨菲斯也像是从前那样,坐在了她的身后,并且不知从哪里掏出了软垫。

成神的争夺并未结束,阿加曼德街头的骚动已经传入了学院之中,很显然,并不仅仅是海加尔大区对这场入侵有所准备,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缴了叶瑟薇手中的叶米尔枪、并且变相将维吉尼娅学姐软禁起来了的阿加曼德自由城邦的莫里斯公爵,以及学院的哈里斯校长,都早就知晓了侵略的这件事情。无论他们表面上与欧斯卡纳人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但至少现在,他们并不想让自己的家园被异族人的铁骑践踏。

各个神殿的大主教和祭司本应在最开始的入侵受阻后,就紧罗密布地安排布置进一步的应对,而这也是他们从神魔之门的另一面走入魔迪安大陆的原因。然而此时此刻,想要成为神的念头早已充斥了他们的每一根神经,让他们将本应要做的事情完全抛到了脑后。

欧斯卡纳的命运算什么,那些人类平庸的生命又算什么,只要能够成神,人类也不过是蝼蚁而已!

入侵的军队在遭到超出预料的疯狂反击后,每一队负责联络的魔法师疯狂地向着对应的大主教和祭司们发出信号,一开始他们还是恭谨地,但随着时态越来越严峻,欧斯卡纳军队的死伤越来越多,他们甚至连措辞都来不及组织了,嘶声喊着自己这边的情况,其中不乏有从未见过如此惨烈血腥画面的人,哭喊着“救命”。

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联络器的另一边,一片寂静。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人在绝望中喃喃:“我们……我们被放弃了吗?”

“逃,逃啊——!”有士兵被叶米尔枪的威力震慑,恐惧地跌坐在地,向后挪动:“只要回去、只要能回去——”

“欧斯卡纳没有逃兵,也不需要逃兵!”然而小队长飞快地走上前来,一脚踩上了他的后背。在联络魔法师得不到任何回应后,他心中的希望就逐渐熄灭,而现在,他的眼底早已剩下了一片赤红和狠绝。小队长手起刀落,目眦尽裂地将被吓破胆士兵的头颅砍下:“谁敢后退一步,就是这个下场!”

喷涌的血将他的面孔模糊,而这样的血也极大地刺激了欧斯卡纳士兵们的眼球,他们拼着最后的血性,嘶吼着向前杀去。

战争从来都是残酷的,对于注定战败的一方来说,却总可以选择是有尊严地战死,还是在退缩中成为战俘。在某种大恐怖面前,

然而海加尔大区的欧斯卡纳军队因为叶米尔枪的存在而被单方面压制,甚至直到最后只剩下几个人溃不成军无奈而逃的时候,都没能联系上大祭司,利斯卡和拉图两个狼人大区甚至没有给欧斯卡纳军队逃跑的机会,眼中冒着红光兴奋至极的狼人们让欧斯卡纳人体验了一把被狼人支配的恐惧。

除此之外,阿加曼德自由贸易城邦则因为准备更加充裕且有针对性,所以显得更加有序一些,早些时候,官方就已经以准备庆典的借口让所有平民闭门不出,是以在阿加曼德,甚至几乎没有平民伤亡。

……当然,这里要抛去所有那些被神明当做棋子的魔院学生们。

是的,战院的学生因为没有脖颈上的烙印,所以除去后来打起来以后造成的伤亡之外,几乎算是全员都幸存了下来。反观魔院,那样的神明烙印摄取了他们的神智,纵使没有当场死亡,他们也在之后的神明降临之时,被神明烙印缓慢吞噬,最终变成了地面上魔迪安人与欧斯卡纳人相融血液中的一部分,进而变成了所有开启的神魔之门的养料。

包括那位一直在旁边以痴迷的目光注视着叶蒂丝的特纳家小少爷安德森,也在这样近乎忘记了自己的注视中,缓慢地失去了自己,甚至在自己的全身都化为血水的时候,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至死都在凝视着他求而不得的那个人,他对她毫无了解,对于神明占据了她的身躯也毫无感知,这样的执念甚至让他在直视神明受到冲击之时,都以为这是某种来自对方的启示,他没有坚持到火焰与光明之神将叶蒂丝的身躯彻底改造为男性的时候就已经融化,而这样的结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他来说,甚至堪称圆满。

这一次魔院的覆没近乎可以看做是整个魔迪安大陆新生力量的断层式损失,但时间能够抹平一切创伤。

在离开这片学院焦土之前,她的目光落在了还躲在废墟后面怀疑人生的贝莱尔和伊芙琳身上,她勾唇笑了笑,抬手在两人的面前打开了分别通往海加尔大区和夜色湿地的光门:“贝莱尔,伊芙琳,去你们应该去的地方,帮助你们的臣民取得这场战争的顺利吧,然后……夺回本应属于你们的一切。”

伊芙琳倏然抬头,黑暗精灵少女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火光,她想到了自己在叛乱中死去的母亲,想到了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后来大厦将倾之后,一夜之间改变了对她态度、嘴脸贪婪又邪佞地抢夺着原本属于她的一切的那些人……

她扣紧了刚才贝莱尔悄悄递给她的叶米尔枪,神色不变地看了叶瑟薇一眼,向她点了点头,随即一步踏入了通往夜色湿地的光门。

贝莱尔紧随其后,他依然未能想起任何关于墨菲斯的记忆,却始终记得有关叶瑟薇的一切,并且对她抱以绝对的信任。红发少年露出了一个飞扬的笑容,拿着叶米尔枪的手在指间转过一个漂亮的枪花,然后义无反顾地进入了光门之中。

他们有各自属于自己的战场,也将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

叶瑟薇随即呼唤了一个名字:“尤金师兄。”

温柔却乖戾的金发青年悄无声息地出现,他微笑着看着她:“要我留下收尾吗?”

收尾的意思,自然是将那些互相厮杀,想要成为神祇的人全部杀死,然后再将奄奄一息的火焰与光明之神料理干净,而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

“如果你想的话。”叶瑟薇居高临下地凝视着他:“如果你做好了执掌这项权柄的准备,那么,请便。”

“老师只想安度晚年,不想被卷入神权中。”尤金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足够英俊温和却淹没于人群之中,他丝毫不觉得这样仰头看着叶瑟薇有什么不对,也并不为自己被允许争夺神权而有任何情绪波动:“作为他的学生,我也只能为他效劳。”

叶瑟薇垂眸看着他,突地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当然能够看出霍尔院长的寿命所剩不长,也确实想过以让他成神的方式延续生命。然而这位糟老头子院长却让自己的学生以这种方式告知自己他的想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七零小锦鲤+ 锦鲤穿成年代文女配[快穿] 故事里的反派们 穿成虐文女主的长嫂 优秀牧师,以德服人[全息] 妖精都是科举路上的绊脚石 古代生活玩家 和爱豆一起旅行的日子 清穿魅宠升级路(穿书) 我在七零年代刷淘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