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宝茹传 > 第145章 波澜不惊[

第145章 波澜不惊[(1/2)

目录
好书推荐: 请叫我总监 低调做超级英雄 天道求你走上人生巅峰 穿成侯府假千金 小妻宝[重生] 修仙之废柴 纨绔改造计划 宇智波幸[综] 远古七十二变 飞上枝头

修坟修坟,一应仪式其实与丧礼十分相似,总归是像重新办一回丧礼一般。郑卓来与自家爹娘修坟,其实就是重新办一场法事一般。

越来临近风水师傅选的日子,宝茹又使小厮往布庄取了二十桶纱漂白、三十桶生眼布来,让叫雇了许多裁缝,除了原本已经准备好的孝衣,又专门造帷幕、帐子、桌围,并入殓衣衾缠带之类,就连外头的小厮伴当,每人都是白唐巾,一件白直裰。这还嫌不够,又兑了一百两银子,教春安再去买了三十桶魁光麻布、二百匹黄丝孝绢,一面又教搭彩匠,在郑家祖屋搭了五间大棚。了。

宝茹查看了一回那些孝衣并白麻布的裙衫,让小吉祥从家带来的箱子里取出九匹水光绢,道:“那些用了麻布便罢了,至于我、婧姐儿又其他亲戚的女孩子还是用这个,先用来剪各人用的手帕,剩下的做裙子。”

如此这般,细细琐琐一大堆,等到一切停当了,也终于日子临近了。前几日,先有人启开旧坟,拿了陶罐子捡骨头。然后才定了仪式,给转进之前得的桃花洞棺材,铺绸盖丝的,等到待会儿盖土的时候再盖一回棺盖。

这样不一时,仵作行人就来伺候,纸札打卷,铺下衣衾,见着这个郑卓想起儿时种种也是两眼通红,只拉着新哥儿跪在了前头垂泪半晌。之后,宝茹才安排人把做好的四座堆金沥粉捧盆巾盥栉毛女儿,一边两座摆下。灵前的彝炉商瓶、烛台香盒,教锡匠打造停当,摆在桌上,耀日争辉。又兑了十两银子,教银匠打了三副银爵盏。这场面倒是做足了,只惹得乡人啧啧称赞,说是郑卓父母生了好儿子!

宝茹原也跟着跪了一回,不过心情就不如郑卓了,尽了心意就去处理各样繁杂事务了。让郑大伯管丧礼簿籍,然后先兑了银子托付一个郑家长辈管账。春安和一个郑家隔房堂兄管买办,兼管外厨房,至于郑家三兄弟并他们媳妇则是轮番陪待吊客。然后孝帐、外库房、酒房、灵前伺候、打云板、捧香纸、记门簿、值念经日期、打伞挑幡幢,也各有安排。

这些人事安排毕了,宝茹这才等到采办上人送来了九十根杉条、五十条毛竹、四百领芦席、一百五十条麻绳——这些东西是用来搭彩棚的。吩咐搭采匠把棚起脊搭大些,然后白溪县最大寺庙众僧人先念经,每日两个茶酒伺候茶水。

第二日清晨,就有各家人上来吊问,多得是郑家亲友,不过体面的是有白溪县县令来了一回也上了香,慰其节哀。然后又是诵经,郑家包括宝茹等日日吃斋,收拾出道场,悬挂佛像等事情。

到了正日子,和尚们打起磐子,道场诵经,挑出纸钱去。郑家上下都披麻带孝。郑卓和新哥儿穿重孝巾,佛前拜礼。郑家亲友和县衙里的官吏都来吊问。早先请好的风水师傅检查了大殓。然后又是祭告,往棺材四角放下四个金元宝,然后才是盖棺。棺盖盖上,四面用长命钉一齐钉起来,

之后是三牲祭桌烧纸、祭祀哭泣等不提,又有僧众做水陆道场,诵《法华经》,拜三昧水忏。有阴阳生读祝文道:“政维七年,岁次辛亥,十二月庚申朔,越二十日辛酉,眷生张庆等谨以刚鬣柔毛庶羞之奠,致祭于......灵其有知,来格来歆。尚飨。”

上香祭拜,盖土,郑卓带着新哥儿重孝,宝茹则是上香完毕,心里祈求没见面的公公婆婆多多保佑郑卓并孙子孙女,然后就去待客。

一场法事完毕,等到彩棚都是拆去了,这一场被白溪县上下俱是念叨了一番的修坟也就算是完了,宝茹在屋子里盘算日子道:“已经给爹娘去了信了,说了这一回赶不回去过年了,咱们就留在泉州。不过咱们是在白溪县还是去泉州城里,就看你的意思。”

其实宝茹是更想去泉州城里的,实在是白溪县这边有些避之不及的事儿——这一回修坟的事情场面可大了,郑家宗族里虽然晓得郑卓是入赘的,但是依旧多的是想占便宜的。日日上门想着揽事,特别是听说姚家还有在泉州的铺子和作坊就更加心思活动了。若不是宝茹这个黑脸扮得好,还会有更多人请托!

郑卓却是摇了摇头,道:“咱们就在白溪县——咱们以后只怕会极少来这儿了就是来也就是给爹娘上一炷香,我就想带着你和安哥儿他们四处看一看。”

虽然因此确实会有许多麻烦,但是郑卓神色认真又真挚,宝茹知道这是他的心愿。既然是这样,那些恼人的麻烦也就算不得麻烦了。宝茹立刻笑着道:“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自然是留在白溪县了。说起来这还真有些兴味了,毕竟是见一见你少年时候呆的地方。”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虽然是郑卓少年时代呆的地方,但不看这一点,那些就是一些极普通的地方——他吃过东西的包子铺、做过工的灯笼作坊、睡过的破庙......宝茹带着三个孩子,似乎是跟着郑卓把他的少年岁月走了一遍。

每到一个地方,郑卓就要把这儿的故事与她说一遍,那些落魄甚至难堪的故事。宝茹一开始还是游玩的心思,但是后来就不是了。她清楚地知道这是郑卓与她交付自己的所有,包括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郑卓不知道是不是鬼使神差,这些他打算不再提起的往事,他忽然就是想与宝茹一样样说的清清楚楚。当他说出一切后,他只觉得无比地轻松,是的,他终于觉得曾经压得他喘不过来气的一些不知名的东西消失了。

当年姚员外带他离开了泉州白溪县,也就离开了这个曾经折磨他的世界,但是是真的离开了吗?哪怕是后来遇到了宝茹,也不过是‘天亮了’,但是依旧不算是离开这个地方。直到今日,他明明又回到了白溪县,就站在这个地方,可他知道他终于解脱了。

来的时候,对于大伯父一家的愤懑还是在他心里燃烧的,那时候的愤怒就是明证。但是这一回他是彻底平静了,哪怕是想起大伯父一家,他心里也变得心平气和起来。这不是因为他学会了以德报怨,只不过是放下了而已——那些过去的岁月真的被他远远地抛到了身后,或好或坏,和如今的故事都已经没有关系了。

新年,宝茹跟着郑卓,带着孩子们又去了一趟新修好的公公婆婆的坟墓。这一回没有那些大排场了,郑卓和宝茹反而能安安静静和故去的人交心。郑卓沉默了半晌,放上贡品,自己亲自烧纸钱元宝之类,拈香的时候又是沉默。

宝茹不晓得他与父母说了什么,但是宝茹知道他一定是心里踏实了许多。然后是宝茹上香,宝茹并没有什么话说,只不过把修坟的时候心里的念想重复了一遍罢了,毕竟那就是她的期许了。最后是三个孩子上香,安哥儿还好,婧姐儿和新哥儿却是歪歪扭扭的,不过宝茹和郑卓都没有帮扶。

宝茹和郑卓这一回是在白溪县过年了,确实如宝茹所想,多了许许多多不痛不痒但是非常烦人的麻烦,但是这是两人的选择,硬着头皮也要应付完。不过这种事情也是熟能生巧,刚开始宝茹不过是盛气凌人推拒罢了,但是人还是一波又一波。

后头就不是这样简单粗暴了,宝茹只是任由他们东拉西扯,然后亮出真实目的后才慢悠悠道:“按理说这些事情亲戚里头能帮就帮,但是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做什么卓哥修坟我要跟着,也就是我爹娘不放心罢了!来了老家卓哥总是照顾老家人可怎么办?说句诛心的话,我家可不能让家里的生意都是白溪县老家的人啊!”

宝茹这话说的温温和和的,但是比起之前的推拒还要粗暴。这是摆明了说话——作为一个招赘的人家,若是夫婿能干,确实要注意这些事情了。毕竟不是姓一个姓的,可不是得防着你家在我家势大。

这是□□裸的利害关系,说起来尴尬,但是说服力是很强的。这些来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宝茹可不会让他们掺和自家的生意了,而且是不管他们怎么闹怎么不满都不会妥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穿越七零娇美人 九尾狐的幸福 将门嫡女种田忙 鬼女天师之阴界招夫 鬼才弃女之至尊魔瞳 痞女囧天下/痞女色天下 春意浓 亿万总裁的淘气小暖妻 流氓妖妃/纨绔妖妃 春风醉卧:妃香帐暖
返回顶部